<address id="zx9r3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x9r3"><listing id="zx9r3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x9r3"><form id="zx9r3"><meter id="zx9r3"></mete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zx9r3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zx9r3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x9r3"><form id="zx9r3"><meter id="zx9r3"></meter></form></address><address id="zx9r3"><form id="zx9r3"><meter id="zx9r3"></mete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啟東市格萊特環境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通混合器廠家供應:混合器、靜態混合器、汽水混合器、噴射器、氨空混合器,質量可靠、價格合理,歡迎訂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0513-83660619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核電使氣候危機惡化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/3/2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電能幫助我們實現氣候目標嗎?《世界核工業現狀報告》的主編邁克爾·施耐德(Mycle Schneider)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給出否定答案,并解釋其中原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我們要將全球氣溫升幅控制在1.5度。對此,核電能發揮什么作用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如今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緊迫性問題:每花一歐元,能最快減少多少溫室氣體。換句話說,就是綜合考慮成本以及最高效的可行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談及新建發電廠,核能根本就不在考慮范圍。不僅因為它是目前最昂貴的發電方式,而且主要是建造反應堆耗時太久。這意味著,在新的核電站上投資的每一歐元都會使氣候危機惡化,因為這些錢無法用于更有效的氣候保護方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那現有的核電站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確實還有核電廠,它們也在發電。然而,現在的情況是,許多能效更高的措施比核電站的純運營成本還低。這是第一點,可惜也是經常被遺忘的一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點,如今可再生能源的價格也已變低,很多情況下比核電站的純運營成本還要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舉兩個例子:目前能提供世界最低太陽能電價的是葡萄牙,1.1歐分/千瓦時。而現在我們從西班牙初步獲悉,風能和太陽能的電價約為2.5歐分/千瓦時,這低于目前世界上大多數核電站的純運營成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很多情況下,即使在風電和太陽能發電成本的基礎上再加上1-1.5歐分/千瓦時的儲電費用,總體價格還是可以低于核電站的運營成本。我們要在這里問同樣的問題:花一歐元、一美元或一塊錢能避免多少排放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那么,為什么現在還有人宣布要新建核電項目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我常常覺得,在核電問題上,我們奉行的是特朗普主義:事實不再重要。到處都在談規劃、談項目,但實際上雷聲大雨點小。我們每年都會在《世界核工業現狀報告》中用300多頁的篇幅對此進行詳細記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這背后的利益是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這些都是非常明顯的自身利益。如果核能行業現在連虛幻項目都不提,那么它消逝得將會更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那為什么會有政府參與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這其中有各種利益。例如,法國總統馬克龍于2020年12月訪問克魯索(Creusot Forge)鍛造廠時明確表示,保留核工業也涉及軍事戰略利益。法國也從不諱言其在核領域的軍事和民用利益是緊密相連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等其他國家則有其他利益。中國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為眾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。這是大維度的地緣政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例如,有中資參與得英國欣克利角C(Hinkley Point C)核電站就屬于上述情況。因此,即使這個項目經濟效益低也沒關系。中國的基礎設施投資規模是巨大的,據說耗資約1萬億美元。總而言之,在回答你的這個問題時,要依國家而定,因為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利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能源公司為什么還要繼續運營無利可圖的反應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主要原因是核電站只要運行就會產生收入。核電站一旦退役,就會產生額外的費用,出現虧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日本的例子可以看出這一點。核電站往往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正式關閉,因為公司無力將這些核電站從資產負債表的資產方面剔除。其中一些運營商會因此在一夜之間破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毋庸置疑,包括法國電力集團(EDF)在內的核電運營商正處于非常嚴重的財務危機中。問題是:他們將如何生存?從長遠來看,如果沒有政府的大規模補貼,肯定是不行的。但只要還能賺到歐元,即使不再盈利,也不會出現拆除費用和廢物管理等問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拆除費用有多高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拆除一個反應堆耗資約10億歐元。而法國只準備了其中三分之一的預算。拆除的第一步是使反應堆從電網斷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這些高放射性廢料的最終儲存費用又是多少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沒有人知道真正的費用,因為目前還沒有可用的最終儲存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有關最終儲存地研究的進展如何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目前還沒有已經啟用的最終存儲地。與此有關的最先進的靜態混合器項目在芬蘭和瑞典。然而,它們的理念來自于20世紀80年代初——用銅制容器儲存。最新的研究卻表明,銅制容器比原本以為的更容易受到腐蝕。這意味著,目前尚不清楚,瑞典和芬蘭會采取什么行動。而這種情況也適用于其他國家。它們甚至更落后,連理論構想都還沒有,就更別說儲存地點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國之聲:亞洲國家發展到什么程度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耐德:日本和韓國都還沒有地點和構想。中國有關于是否應該對核廢料進行后處理的討論,但是他們差得更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本上,這些國家的行為和西方國家是一樣的,而西方國家的核電站要早建二、三十年。換句話說,對于如何永久儲存高放射性廢料,目前還沒有前瞻性的規劃和可持續的構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邁克爾·施耐德(Mycle Schneider)是年度《世界核工業現狀報告》(WNISR)的主編。該報告是關于全球核電產業發展的獨立參考文獻。施耐德曾在多個大學和工程學院任教,并擔任多個政府和國際組織的獨立顧問。他于1997年獲得被稱為“諾貝爾替代獎”的“正確生活方式獎(Right livelihood Awards)”。拜登希望達成巨額基礎設施建設開支協議
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福彩网